迈信林对大客户业务增长喜人外协加工费高占比逐步改善

2020年以来,迈信林自有设备进行一体化加工能力的提高,将减少部分粗加工工序外协,外协加工费占比逐步下降。另一方面,公司存在先提供加工服务后签合同的情况以及以暂定价确认收入的情形,但相关风险较低,与主要军工客户合作的收入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吴加伦/文

2020年12月11日,江苏迈信林航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迈信林”)IPO申请获科创板上市委员会审核通过,随后于2021年3月23日获证监会同意注册,并于5月13日正式登陆科创板。

招股书显示,迈信林专注于航空航天零部件的工艺研发和加工制造,涉及飞机机身、机翼、尾翼、发动机、起落架、机电系统、航电系统等,是同时具备机体零部件、发动机零部件和机载设备零部件综合配套加工能力的民营航空航天零部件制造商。在立足航空航天领域的同时,公司将积累的精密制造技术逐步推展至多个行业,包括汽车、电子等。

报告期内,迈信林营业收入复合增速25.44%,归母净利润复合增速59.91%,净利润增速显著高于营收,呈现高质量发展势头。在航空航天零部件及工装业务收入稳步增长的同时,公司在民品业务拓展方面也取得了良好效果,2017-2020年,民用多行业精密零部件业务收入从2017年的0.15亿元迅速增长至2020年的1.11亿元。最新季报显示,迈信林2022年一季度净利润为1141.93万元,同比上升134.42%,业绩实现快速增长。

对大客户业务增长喜人

2018年和2019年,迈信林对日本近藤株式会社(下称“日本近藤”)及其子公司苏州近藤精密部件有限公司(下称“苏州近藤”)销售额分别为2737万元和5053万元,占比分别为15.38%和22.6%,是公司迈信林的第二大客户。

根据保荐工作报告,钱六宝任苏州近藤大钱精密部件有限公司(下称“近藤大钱”)董事长兼总经理,近藤大钱设立时的股东为日本近藤,2019年日本近藤曾将近藤大钱全部股权转让给苏州近藤,后者随后再次转让。钱六宝持有迈信林控股子公司佰富琪15%的股权,佰富琪2017年底成立,2018年佰富琪与日本近藤签订合作协议。

另一方面,苏州近藤总经理陆琪持有迈信林股东航飞投资18.30%的财产份额,航飞投资持有迈信林5.07%股份,陆琪通过航飞投资间接持有迈信林0.93%股份,入股时间为2016年6月。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日本近藤尚不在前五大客户名单中,迈信林对第五大客户的销售额为168万元,即对日本近藤的销售额低于168万元,2018年公司对日本近藤的销售额由此前的不足168万元猛增至2737万元,对大客户业务增长喜人。上交所对于迈信林未将与日本近藤和苏州近藤之间的交易认定为关联交易的问题进行问询,迈信林对此也予以澄清。

迈信林表示,公司从2010年即已与苏州近藤开始合作,陆琪作为苏州近藤的总经理,主要负责中国的市场推广和销售,且无法决定苏州近藤和日本近藤的采购事项。根据苏州近藤提供的除发行人外的向其他供应商采购同类型产品的采购订单,苏州近藤向发行人采购的价格定价公允,不存在利益输送的情形。日本近藤与苏州近藤不属于发行人的关联方,日本近藤、苏州近藤与发行人之间的交易不应认定为关联交易。

外协加工费高占比逐步改善

信披文件显示,2017-2019年,迈信林各期外协加工的金额分别为3287.68万元、2680.31万元和3974.22万元,占各期营业成本的比例分别为53.94%、22.41%和25.30%,外协加工金额相对较高。同期,可比上市公司的外协加工占比平均值分别为18.80%、11.98%和20.14%,迈信林外协加工费占营业成本的比例整体高于可比上市公司。

公司外协工序为部分粗加工及特种工艺相关工序。其中特种工艺相关工序(热处理、表面处理、无损检测等)由于需要特殊设备和技术资质,迈信林目前还不具备相应能力,因此委外加工;粗加工工序(包括大余量去除、电火花、普通机加、线切割、钣金冲压等),公司具备加工能力,但为提升产能利用率并为满足产品交付进度,会有选择地交由外协供应商完成。

上述因素导致了迈信林外协加工金额相对较高,如果外协厂商不能切实履行委托加工协议约定的相关义务,质量控制出现重大问题,或公司客户对部分工序外协的产品不认可,则可能对公司产品的交付和正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但这一风险并不需要过多担心,迈信林已经对委外加工供应商设置了较高的准入门槛,并进行严格遴选,并对外协厂商的生产过程及产品质量进行严格管控。同时,2020年以来,随着公司新厂房的建成以及五轴五联动车铣复合中心的逐步落成投产,公司大幅新增五轴、四轴高精度加工能力。自有设备进行一体化加工能力的提高,将减少部分粗加工工序外协,外协加工费占比将逐步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2017-2019年,公司向苏州卓锐恒精密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下称“苏州卓锐恒”)的采购金额分别为712.18万元、504.11万元、685.64万元,占当期外协加工费的比例为21.66%、18.81%、17.25%,苏州卓锐恒是迈信林的主要外协供应商。

信披文件显示,迈信林与苏州卓锐恒的合作开始时间为2015年。然而企查查显示,苏州卓锐恒成立于2016年4月,工商信息显示存在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的记录,列入原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的”,列入日期为2016年10月,移出日期为2017年10月。

迈信林对此也进行了充分解释,苏州卓锐恒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是由于其注册地址与生产经营地址不一致,2017年,苏州卓锐恒注册地址变更为苏州工业园区和顺路28号1幢506室并办理了工商登记,同时被移出经营异常名录。并已在信披文件中对双方合作时间予以更正。

收入确认风险较低

迈信林的航空航天零部件类产品以客户来料加工模式为主,军工客户在向公司发料时,会同时下达来料任务书,但由于所需加工的货物尚未经过客户的核价、审价流程,客户无法与公司签订正式的合同,通常在公司产品生产完且交付给客户后,客户才会启动核价、审价流程,军工客户相关内部流程结束后,最终与公司签订正式合同。

因此,迈信林航空航天零部件及工装业务存在大量先提供加工服务后签合同的情况。2017-2019年,公司先发货后签合同金额分别为6851.03万元、5562.00万元和5953.96万元,占航空航天零部件及工装收入比例分别为77.47%、70.11%和51.10%,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66.37%、31.24%和26.63%。

迈信林虽然在发货前未与部分客户订立有关价格的初步协议或约定,较高的先发货后签合同比重存在相应的风险。但公司承接订单后,加工服务对应的价格是可预期的,公司能从产品加工服务中取得合理收入,公司与主要军工客户合作的收入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除了存在先提供加工服务后签合同的情况外,报告期内迈信林还存在以暂定价确认收入的情形。招股书显示,迈信林为军工客户主要提供航空航天零部件加工服务,目前国内军品的销售价格由军方审价确定,公司客户的最终产品价格在军方确定前,部分客户会与公司签订暂定价合同。针对签订暂定价合同的产品或服务,公司按照暂定价格入账确认收入,暂定价格与审定价格的差额计入审定价格当期的收入。

由于迈信林与部分客户签订的合同为暂定价合同,随着客户产品及公司产品或服务最终价格的逐步确定,若公司提供产品或服务的暂定价格与最终批复价格存在较大差异,则将导致公司未来收入、利润出现较大波动的风险。

目前,与迈信林签订暂定价合同的客户为航空工业下属单位B。2019年度和2020年上半年,公司以暂定价签订的合同金额(含税)分别为1245.50万元和2168.17万元,已交付货物并确认收入金额分别为526.35万元和1538.11万元。

迈信林表示,暂定价合同签订时,由公司向航空工业下属单位B进行报价,报价模式、标准与非暂定价合同一致,公司报价系根据产品实现工艺的复杂程度、预估工时、工装工具消耗情况并参考行业平均价格等因素,航空工业下属单位B收到报价后进行审价,航空工业下属单位B审价后且与公司协商一致后签订合同。因此,公司预计未来加工产品的暂定价格与最终审定价格不会存在较大差异。

请问:成都这里机械加工,四轴、五轴的加工中心的工时费是多少?谢谢!

首先看工件的复杂情况,工件的材质,加工尺寸等等.
第二看加工的机床成本
成本高的
费用也就大点
第三看当地的机加工成本.当地的经济情况.
第四看工件数量
一般在40到150元每小时.

德国 德玛吉五轴加工工时费,每小时大约价格在多少?

工作台是1000X600的,500万左右。
五轴加工是指在一台机床上至少有五个坐标轴(三个直线坐标和两个旋转坐标),而且可在计算机数控(CNC)系统的控制下同时协调运动进行加工。
五轴联动是数控术语,联动是数控机床的轴按一定的速度同时到达某一个设定的点,五轴联动是五个轴都可以。五轴联动数控机床是一种科技含量高、精密度高专门用于加工复杂曲面的机床,这种机床系统对一个国家的航空、航天、军事、科研、精密器械、高精医疗设备等等行业,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装备制造业是一国工业之基石,它为新技术、新产品的开发和现代工业生产提供重要的手段,是不可或缺的战略性产业。即使是发达工业化国家,也无不高度重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